人工智能应去“虚火”(科技杂谈)

时间:2017-09-11 06:45:03 点击: 【字体: 收藏

  ――试管理。重塑总部职能,初步形成“小总部、大产业”格局。

  国投提出“重心下沉、激发活力、重组整合、重塑职能”的改革思路,着力解决决策审批过多集中在总部,职能交叉、关联职能衔接不紧密,以及管服并存、服务保障行政化等问题。一方面,国投简化审批程序,建立总部权力清单,明晰总部与子公司的权责边界。集团总部主要通过公司治理机制,对所出资企业履行出资人职责,行使股东权利,全面落实国有资本经营责任。另一方面,改革集团总部,将职能部门由14个减为9个,处室由56个减至32个,管理人员控制在人以内,初步形成了“小总部、大产业”的组织架构。

  ――试监督。变“专科检查”为“全科会诊”,构建国有资本监督闭环。

  改革不断推进,权力不断下放,监督要跟上。国投推进专业监督与职能监督结合,业务监督与纪检监督结合,各部门协同实施监督,形成“查、督、办”工作常态化和闭环管理机制,确保“授权到哪儿,监督就跟到哪儿”,授权有边界,监督全覆盖。比如,针对同体监督偏软问题,推行审计集中改革,审计监督权上收总部,并设立审计中心;针对“事后诸葛亮”问题,推行外派监事会向内设监事会改革,发挥监事会过程监督与审计事后监督的合力。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实习记者 肖达明 记者 岳琦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文多

  近日,麻烦缠身的*ST中安(,SH)宣布终止出售土地资源、房产的重大资产重组。坐拥上海黄金地段房产,终止交易原因竟然是交易方“压价”、设置“苛刻条件”等。为难之下,这一总价超过15亿元,旨在改善*ST中安财务状况的资产出售暂时搁置。

  对于*ST中安来说,上半年的整体形势是“高开低走”。从光鲜亮丽的海外并购重组开始,而后突然遭遇年度相关报告被出具非标意见,引起监管层关注。接着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已触碰预警平仓线,形势开始急转直下。“由于实际情况的变化”,*ST中安此前针对波兰安防企业的重组遭到终止。

  而半年报报亏和新的重组失败等麻烦也相继出现。虽然在股价波动后的停牌暂时缓解了大股东质押股权的平仓压力,但按照公告,*ST中安将在9月12日向上交所申请复牌交易,面对种种围绕着*ST中安的不利因素,公司将如何化解?

  重组谈判遭遇“频频压价”

  大股东股权高比例质押、机构对年年报出具非标审计意见、公司被*ST,*ST中安目前最缺的就是“好消息”。

  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也是国民经济中最基本的物质生产部门。上半年,我国第一产业增加值为亿元,同比增长3.5%,从已披露的上市公司半年报来看,农林牧渔板块整体业绩表现平稳,但各个子板块之间有明显分化。

  目前,农林牧渔板块下属90家上市公司半年报已披露完毕,整个行业板块合计营业收入.92亿元,同比增长23.96%,净利润为.72亿元,同比下降29.28%,主要是林业、畜禽养殖等子板块业绩下滑明显,农产品(,股吧)加工、渔业等子板块则保持较快增长。

  从农产品加工板块来看,上半年其景气度维持较高水平,该板块下属19家公司当期营业收入.67亿元,同比增长38.31%,净利润为15.32亿元,同比大增.02%。其中,中粮生化(,股吧)、冠农股份(,股吧)、中粮糖业、朗源股份(,股吧)等4家公司净利润同比翻倍。

  如同科学家所判断,尽管人工智能取得了一些进展,技术正变得越来越“聪明”,但人们也很清楚,现在尚处在人工智能工具与技术发展的初级阶段。在当前的人工智能热潮面前,要更加注重人工智能的健康发展,去除各种“虚火”,尤其要避免早前互联网、云计算等发展过程中一窝蜂“逐热而上”或是以资本砸出“风口”的短期逐利行为。

  确保人工智能的健康发展,首先要避免“混战”。人工智能是一种综合能力,背后是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语音和自然语言处理等基础技术的支撑,有必要建立和完善适应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础设施、政策法规、标准体系,避免重复建设和技术标准不统一所带来的投入浪费。其次,要预判风险。人工智能是影响面广的颠覆性技术,可能引发出改变就业结构、冲击法律与社会伦理、侵犯个人隐私等问题,有必要进行前瞻预防,确保人工智能安全、可靠、可控发展。

  可以说,人工智能当前的发展,只是刚刚揭开了“智能时代”大幕一角。对于这一引领未来的战略性技术和基础能力,有必要把眼光放长远,从而使这笔“令人振奋的长远投资和创新投入”获得更丰厚的回报。

  胡天新指出,特色小镇与一般小镇不同,一般小镇的发展更多通过补足短板,为镇域和“三农”服务,特色小镇则要通过做强“长板”,为所在都市圈的核心城市服务,为更宏观区域服务。这要求特色小镇充分利用资源比较优势,如亲近自然的生态条件、廉价的地租、乡土文化、与农业和乡村工业的易融合性、宜人的空间感受等,来培育和发展具有活力的、能根植化的、与农业和旅游休闲等相融合的产业。

  “特色小镇如果像城市那样建设高密度楼房,即使建筑的内部成本效益合理,也不应该鼓励,因为很可能因此带来高昂的外部成本。”胡天新说,片面追求盖高楼,往往会带来建设和人口密度的增加,抹平与中心城市的建筑差别,破坏生态和乡土景观,破坏观感和低密度舒适性,也会增加基础设施和环境压力,弱化小镇的资源比较优势和小城镇对城市居民的吸引力。这些外部成本可能是渐现的和隐性的,不容易迅速发现和认识,而且多是由社会来承担,而不是由开发主体来承担。因此,有必要通过行政手段来限制建筑高度密度,以弥补市场机制不足。

  保护与开发要平衡

  在有形文物方面,要注意开发主体不破坏、运营强度有节制,在无形的文化方面,应避免低俗化和过度商业化开发

  上述通知还明确,要注重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小镇传统格局、历史风貌,保护不可移动文物,及时修缮历史建筑。不要拆除老房子、砍伐老树以及破坏具有历史印记的地物。

  同时,要保护与传承本地优秀传统文化,培育独特文化标识和小镇精神,增加文化自信,避免崇洋媚外,严禁乱起洋名。

  有观点认为,特色小镇建设有必要处理好传统文化保护和开发利用的关系。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这种关系的平衡很难拿捏。一些地方把传统文化的打造低俗化,或者对传统文化的开发过于商业化,导致传统文化在特色小镇建设中很难真正得到保护。

  “许多传统文化都经不起折腾。保护与开发的平衡,关键在于供给侧,即政策的制定方面。”夏丹说,在有形的文物方面,一是开发主体不破坏,二是运营强度有节制,如修缮维护责任制、老街区改造申请授权、门票实名登记、游客行为纳入个人信用等。在无形的“非遗”方面,与时俱进将传统特色赋予时代精神及商业化运营都无可厚非,但低俗化和过度商业化则有违初衷。政策应注重对商业运营的监管,加强对主流文化精神的宣传引导,如严格控制商业场所数量、建立官方信息平台等。

  胡天新表示,本地传统文化一旦沦为特色小镇的文化旅游、主题商业和房地产业的服务工具时,传统文化很容易因迎合式营销、橱窗化展示和批量化生产,而被夸大、扭曲、篡改、移植、颠覆、抹平。所以在文化开发中,应明确主次关系,强调“为文化而商业开发”,而不是“为商业开发而文化”。

  “完全排斥文化的商业开发是不明智的,一方面会加重文化事业的财政压力,另一方面无助于维系本地的文化认同感和自豪感。”胡天新说,特色小镇的文化商业开发要适度而行,强调尊重本地文化特点,减少开发式破坏,保护文化的特色和多样性。政府要筹集文化保护预算经费,并在项目审批中开展文化影响评估。另外,要培养当地居民和外来游客的文化保护意识,培育文化保护的志愿者组织。(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林火灿)

  具体落实“有保有压”

  在中国证券业协会日前举行的“并购”保荐代表人系列培训会上,监管部门再度强调了对“绕道借壳”“轻资产跨界并购”从严监管的态度,鼓励上市公司开展产业并购。

  “并购重组新规实施一年,本义并非对所有并购重组案例"一刀切"式地收紧,这样有保有压的表态,实际上更加明确了鼓励上市公司开展行业整合或产业升级,遏制忽悠式、跟风式和盲目跨界重组,体现出管理层对服务实体经济的支持,对不合规重组从严监管的态度。”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说。

  年至年间,随着定向增发等多重工具的应用,A股市场并购重组盛行,部分上市公司为追逐市场热点、炒概念、做高股价,不惜高溢价收购,促使A股上市公司商誉不断膨胀。通俗地说,在过去狂热的并购重组泡沫时期,各方过于乐观地估计了并购重组企业之间的“化学反应”,以为一加一肯定大于二,甚至大于三。实际上,随着盲目重组“泡沫”的破灭,近期不断出现商誉减值致业绩下滑甚至变脸的案例。部分游戏、VR、影视、互联网金融等轻资产类并购重组,打散标的资产股权的“绕道借壳”案例,都存在拖累上市公司业绩的重要风险。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相关研究人员表示,商誉急剧变动对上市公司业绩来说潜在风险不小,尤其是作为近年来并购重组最为活跃的板块,中小板和创业板可能受到商誉的减值影响最大。监管层对相关情况提升了关注度,一系列并购重组举措强化了业绩补偿监管,旨在引导市场估值回归。

  并购重组新规实施一年来,随着审核力度的加大,忽悠式重组、所谓的轻资产借壳、商誉减值等现象有所减少。今年1月份至5月份,并购重组的上会企业数量分别为10家、6家、14家、11家、11家,6月份上会企业数量增加至26家,7月份达21家。仅7月22日至7月28日这一周,证监会就审结并发放了18家上市公司批文。业内人士表示,这并非监管部门有意控制节奏,而是在过滤掉忽悠式重组等不合规重组案例后,更注重满足正常市场需求,同时也与季节性因素和环境有关。随着国家脱虚向实政策导向进一步落实,涉及产业整合、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等实体经济领域的并购重组将迎良机。

  简化程序标准不降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牟璇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杜蔚

  都说好的女人应该如水,可以很柔软,也可以很刚强。台湾行人文化实验室创办人、诚品书店创始人之一的廖美立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既柔软又坚毅的女性。

  她身上有很多标签,“诚品书店曾经的二号人物”“方所的总顾问”“系列电影《他们在岛屿写作》的制片人”……当很多身份与标签赋予一个人身上时,能够坚守从容以及内心那份信仰更显得弥足珍贵。

  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的四十分钟里,廖美立娓娓道来,谈到她在黄金年华的诚品书店、谈到她对做书店的一些看法、谈到对独立书店的认识、也谈到了做书店如何在艺术与盈利中找到平衡。她认为,好的书店一定要有自信和信仰,做书店要扎根下去,往深处做,才能跟读者建立长期和信赖的关系。

  清楚自己的定位盘活自己的资源“作为书店管理者必须要把自己的身份转化成主编,要思考用什么样的新的传播方式。”

  廖美立打造的书店作品,几乎没有失败案例。她在诚品的19年期间,诚品书店不仅实现了扭亏为盈,还从台湾地区走向了香港地区以及祖国大陆;她离开诚品后,与例外服饰董事长毛继鸿合作开始全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公社“方所”,方所很快成为了实体书店的标杆;她在深圳为雅昌文化做艺术图书馆,被誉为全世界最美的艺术图书馆。

  可以说,廖美立与书籍有关的每一战,都赢得很漂亮。那么,在经营与打造书店上,廖美立有怎样的哲学和思考呢?

相关文章
热评TOP10
a:1:{s:5:"value";s:0:"";}